澎湃新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澎湃新闻是一个新闻平台。“澎湃新闻”是上海报业集团后公布的第一个。澎湃新闻是专注时政与思想平台,口号是“专注时政与思想的互联网平台”。

  澎湃新闻“主打时政新闻与思想分析,生产并聚合中文互联网世界中优质的时政思想类内容。

  澎湃新闻结合互联网技术创新与新闻价值传承,致力于新闻追问功能与新闻功能的实践。澎湃新闻有网页、Wap、App客户端等一系列新平台。比较有影响力栏目,如中国政库、、打虎记、人事风向、一号专案、场、知识等。

  2017年1月1日起,《东方早报》休刊,原有的新闻报道、引导功能,将全部转移到澎湃新闻网。

  2014年6月10日中午,有报道上海《东方早报》新项目“澎湃新闻”已经低调上线。东方早报新项目负责人王国培否认了上线的说法,他,“澎湃新闻”还处在测试阶段,只做了域名切换。而且“已经切换一阵子了”,但是要上线日,澎湃新闻发布:“澎湃新闻正式上线

  。我们是一个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客户端。中国人对时政信息的渴求从未像今天这么迫切,我们正为此而生,并立志成为中国第一时政品牌。以下是澎湃新闻发刊辞,送给每一个在今天依然怀揣理想的人。”

  2016年3月24日,中国网站移动百强榜发布,澎湃新闻以80.66的总分位列第5名。

  澎湃新闻是专注时政与思想的平台。以最活跃的时政新闻与最冷静的思想分析为两翼,生产并聚合中文互联网世界最优质的时政思想类内容。

  在澎湃新闻,用户可以针对每一条新闻提出自己的任何疑问并获得其他用户的解答。这一互助方式使得用户可以真正读懂读透每一条新闻。这一功能设计使得澎湃完全了传统的新闻生产方式和新闻形态。

  同时,只要某一位用户生产出了精彩的问答,就可以被海量用户看到。为了最大程度的鼓励用户进行追问与回答,澎湃新闻客户端设置了一个热门追问页面,优质的追问与回答在这里得到展现。这个页面只需在主页左滑即可进入,预计将成为与主页有同等阅读率的页面。

  很多情况下,一个新闻事件并不是一次报道就完结,它还有很多后续进展。比如马航事件,它的每一个进展都牵动着万千读者的心。因此你可能有这样一个需求:对于一个自己关注的新闻事件,可以及时而不遗漏的知道它的每一步进展。

  新闻功能就是针对这一需求而设。你在读完一篇报道之后,如果觉得对此新闻事件或话题感兴趣,可以通过新闻按钮轻松该新闻。当该新闻有新的进展时,系统通过标签关键词会自动将新的进展报道推送到你的中心。

  看到好的内容与好友分享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澎湃新闻客户端将分享功能进行了最大程度的便利化,与一般新闻客户端将所有分享按钮折叠在一起相比,澎湃的文章页下方就有固定的显化的微信转发按钮,可以直接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同时,在文章的结尾处,也有微博和微信的转发按钮。在澎湃新闻客户端分享文章可以“少点一次”。

  与传统新闻客户端的财经娱乐体育这样的大频道设置加订阅平台、视频等的叠加设计相比,澎湃的内容结构设置非常简洁与扁平:内容的基本单位是一个个类似于自的栏目,他们组成一个规模庞大、分类清晰的订阅池。用户可以订阅管理这些栏目,只有自己订阅的栏目内容才会出现在自己的首页,实现千人千面的个性化首页。

  在“澎湃新闻”的网页上,最早的一篇文章发布于2014年7月5日,《韩媒称习赠朴槿惠DVD,其中收有歌曲》。而《令政策的平陆往事》一文在网络上的迅速转载,让澎湃新闻这个名词作为消息源得到更多关注。

  在百度新闻中输入“澎湃新闻”(带双引号)得到771个搜索结果。按焦点排序后,第一条结果是来自澎湃新闻原标题的《联合国拆穿陈光标“世界首善”证书是假货》文章。同时在微博、微信输入相同关键词,得出如下数据:

  作为信息源的“澎湃新闻”与其发布文章之间形成良性循环,即文章因为这个新鲜信息源而备受关注,信息源因为发布文章积攒了更多人气。

  对于UGC,有言论说UG(用户产生)才是关键,他们说的内容(Content)排第二。澎湃对此的态度则诚恳的多。澎湃新闻在每一条内容后都设置了两个按钮,“评论”和“问答”。

  评,多源自网友对新闻事实整体性,且基于个体认知的第一反应,这个按钮是用于了解内容触达用户后的真实反馈情况。

  问,则需要网友跳过第一反应,进行深入思考,对关键人、关键细节发起提问,这个按钮是用于把UGC贡献内容上浮、为新闻源的关键环节。

  以“知乎”为例,一家以问答起家的网络社区,从2010年底至今,全部内容来自网民间的问和答,创造高质量内容的同时也吸引着百万量级用户。

  澎湃的新闻内容以深度报道见长,有的注重找到新闻当事人以跟进、还原新闻事实,如《男演员闻小炜的:“是否明星与我无关”》一文,记者杨洁找到执法李文浩就当时的情况提出8个问题。

  有的是在某新闻报道或者事实基础上,注重澎湃新闻记者的多元解读和深入思考,如文章《国家卫计委主任党媒刊文:少数干部作风不正、不实、不廉》,就是作者结合《》刊发的“惩治要打到痛处”一文进行的二次观察、解读。

  以《东方早报》为例,受介质,其版面数量和内容划分是有限且宽泛的。然而,新闻在上线类内容,标签式的划分方式让类别无统一标准,这也让其内容具备三个突出特点:

  (1)无限增加分类内容趋势。如其中27个自式分类内容就是按作者名字划分出来的,随着自人的加入这个分类还会增加。

  (2)同一内容的“多视角”观察。以传统意义上的图片新闻为例,澎湃新闻分“凝视”、“快看”、“全景现场”三种视角,把不同的图片内容分配在不同类别中。

  (3)以某一个词为内容细分标准。“打虎记”,以主角为分类关键词;“知食”以食品为关键词;“绿政”以为关键词;“能见度”以新能源为关键词。

  “”按钮,用户通过此选项可持续关注某一条内容,当该新闻有新进展时,系统会把最新动态推送给用户。

  澎湃的内容遵循以下四个原则:通俗但不庸俗,懂也懂建设,听但不迎合,谈问题也谈主义。澎湃意图在信息纷杂的时代,由追问洗出,为用户提供真正有价值的信息与见解,促进民智的成熟与社会的发展。

  比如有定位反腐报道的“打虎记”栏目,专门报道中央局常委动向的“”栏目,主打法制报道的“一号专案”栏目,主打食品安全报道的“知食”栏目,主打港澳台报道的“港台来信”栏目等等。澎湃新闻意图在可控范围内,最大程度满足用户对的关心与好奇。

  澎湃新闻同样非常重视与思想。在价值观混乱以及线之争剧烈的当前,思想的争鸣弥足珍贵。

  在澎湃,有包括赵鼎新、张悦然、叶兆言、孙甘露、査道炯等各个领域的大家开设的个人言论栏目,进行的探讨和辩论。澎湃希望通过思想的交汇和碰撞,为这个时代提供真正有价值的思想。

  多年以来,中国的新闻报道文风逐渐固化,没有生气与活力,显得枯燥没有趣味。澎湃新闻认为好的新闻需要有好的文字来承载和表达,并把“通俗”和“个性”作为文风创新的两个目标。通俗,就是一看就懂,用最基本的语言和词汇来叙述新闻。个性,就是摒弃固化枯燥语言,使语言充满活力。澎湃新闻希望创新的文风使读者能够轻轻松松看懂新闻,体会到文字的快感。

  澎湃新闻认识到通过自己的内容团队并不能生产出足够的优秀内容,因此采取非常的态度,接受所有时政思想类优秀内容团队的各种形式的合作。因此,在澎湃新闻客户端,用户几乎可以看到中文互联网世界中最优质的时政思想类内容。

  @刘春:最近澎湃新闻很火,主要是几篇原创的时政大稿。但老汉认为,这并不意味着以原创内容为特色的新闻门户网站澎湃网的成功,因为再多的原创也支撑不起一个新闻门户,而基于PC端的门户本身就在衰落中。澎湃新闻最近的火爆仍然来自公共账号来自移动端的转发,澎湃的未来在APP在移动端。

  @武大沈阳:【关注@澎湃新闻】网络场有数家比较具有舆情穿透力的大如:人民系、中国网事、环球时报、南方和财经财新等,现在看来要新出一股上海力量了。近期澎湃新闻来势凶猛,出现了好几篇高的热点舆情稿。是昙花一现,还是力道永劲,值得关注。紧跟热点、快捷报道、创新表达也许是条。

  @魏武挥:【集团“澎湃”上线:请有节奏的烧钱】澎湃不仅让你感觉上东西多,事实上东西也多。说到底,可能还是太有钱了。真正的创业项目,哪里会上手就那么多原创内容供给。有钱烧是好事,但有节奏地烧,才是正确的。

  @吴飞微议:“澎湃”是上海报业集团后公布的第一个。根据上海报业掌门人裘新的构想,该集团未来的新战略将集中于两种模式:第一种是通过优质原创内容吸引流量,依靠海量用户来获取广告收入;第二种是面对窄众人群,以高度专业化的内容和精准服务获得用户付费收入。

  @王甘霖:虽然@澎湃新闻的微博和微信号还没有更新,但从其网站发布新闻来看,不得不承认,上海报业集团斥资两个亿打造的澎湃新闻网,必将成为中国第一新闻网站。该网站体现了六个字:及时、独家、深度,哪怕是财新网、财经网都得逊色几分。

  集团的澎湃项目终于上线了,当我热爱时政信息的父母听说这个事后,第一时间拿出他们的手机和平板(系统)要我帮他们装上。我了颇有一段时间,因为澎湃网站上居然没有应用下载,还非要我先去装个360或豌豆荚才能下载这个app——不知道澎湃的人怎么想的。

  我个人倒是很早就从私人渠道拿到过澎湃的app,装在手机上后给不同的朋友展示过,意见五花八门,但有一点,所有人都是一致的:内容太多了。这是一个定性的表达(拿着我的手机,他们也不会把玩太久),我们需要定量一点。

  澎湃的网站上列出了四十七个栏目(或者说标签,tag,但一般人搞不明白栏目和标签的区别,第一时间都会认为这是澎湃的栏目设计),标记为(2014年)6月28日这个时间(这可是周六)的文章有六十四篇。澎湃的手机端,在不断下拉时,会源源不断地展示出更多的内容,似乎给人一种没有底的感觉——这是对Pinterest的一种模仿,但我个人以为,Pinterest是轻阅读,澎湃不是一个轻阅读产品。

  换而言之,澎湃不仅让你感觉上东西多,事实上东西也多。六十多篇文章,每篇如果两千字,那就是十几万字的节奏,可不就是一天生产一本书!——还是大周末的周六。

  创造了术语信息检索与描绘符的穆尔斯在1959年提出过一个穆尔斯定律:当拥有信息比不拥有信息会给用户造成更大的痛苦和麻烦时,用户会倾向于不使用信息检索系统。信息会带来痛苦与麻烦。这一点我们都有所体会。——老实讲,穆尔斯本人,是反对海量信息的。信息架构学之父莫维里在他的《随意搜寻》一书里也这样提到:现在我们关注的焦点理应从创造丰富的信息转移到解决注意力分散问题。

  现在来看看澎湃这个产品,对它的定位是时政和思想,一位朋友和我这样说道:我们想要给人的感觉是,你要是喜欢,来这儿就够了,全中文互联网所有最好看的思想内容都在这儿了。这个定位不能说是错的,中文世界里这一块基于种种原因的确有一些欠缺,但我个人的看法是,一开始如此之多的内容,有黑云压阵之感。

  事实上,标题里的少即是多,我并不是完全接受,互联网受欢迎的产品都是功能复杂的(想想时下最流行的微信吧),但它们不是一开始就功能复杂的。第一版的QQ简单到安装包连1M都不到,在慢慢增加供给时,用户的承受力会提升。对澎湃来说,同样如此。

  此外,在2014年7月17日举行的2014中国传媒品牌高峰论坛上,上海报业集团副社长王伟提及最近颇受人关注的“澎湃”,称本来是定于7月21日上市,但还要延续一段时间,“界面”预计在8月能够推出。王伟称虽然尚未正式上线,只是在公开测试,但“看到有的评论认为‘澎湃’的内容及时、独家、深入。”

  作为上海报业集团后公布的第一个,根据上海报业掌门人裘新的构想,“澎湃”要成为“中国第一个新闻问答产品”,通过与读者的互动,分辨和,并将核实结果实时更新。王伟也对“澎湃”进行了阐释,“澎湃是定位于通过新闻加思想的优质原创内容吸引流量,澎湃是借助于《东方早报》的品牌和团队建设起来的,用纸媒研究者传媒老王的话来说,这一举动表明东方早报的品牌在转型上开始。”

  参加论坛的学生在肯定“澎湃”发布的内容很有力量、很有影响力、而且速度很快的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质疑,“澎湃在重视内容开发的过程,或者重视内容的生产同时,为什么对它的

  呢?”王伟坦诚,应该是更注重渠道建设,不是不重视,可能是还来不及,“‘澎湃’项目目前是在草创初期,所以它肯定

  ,它想打自己的品牌,想把自己品牌当中最核心的部分先打造出来,我觉得它一直在对外这样一种,也就是所谓新闻+思想。它的一些运作模式是形式上的,和我们原有的新闻组织方式有所不同,包括呈现的方式也有所不同。大家可以注意到它是一个新闻网站,也有移动平台上能够阅读的,在移动平台上阅读的部分都在测试当中。它的展示方式和大家网上看到的版式、条块划分不一样的,它是采用了项目制的方式,据说有80个左右的方块表。我觉得它主要的精力是放在塑造核心品牌和内容上,可能他们觉得现在微博过了,微信有积累的过程,如果它在网页版和移动平台上能够阅读的话就能够达到它的最初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