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包法利夫人》看仔细了五年后你们会写得比我好

  这,是昨天晚上七点半的浙大紫金港校区剧场,外语学院院长程工教授和著名作家毕飞宇的对话。

  这场对话,发生在浙江大学常务副校长宋永华,给毕飞宇颁发“浙江大学求是教授”聘书之后。

  “其实去年,我来过浙江大学,讲过汪曾祺的短篇小说。但去年我是客人,今年我是半个主人。我去年讲的汪曾祺,是中国文学,特别有底,但是今年我要在许钧教授面前国文学,有些忐忑。”

  许钧教授,是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供职于浙江大学外国语言文化与国际交流学院。他是毕飞宇来浙大的牵线人。

  “感谢许钧教授,我们建立了二十多年的友情。他也是我法国文学的老师。去年,他到了浙江大学后,特别渴望给浙大,尤其是外国语学院,做一些具体的工作。用他的话来说,特别渴望在浙江大学的人文教育方面贡献一些力量。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我有幸成为兼职的浙大教授。”来浙大履新,毕飞宇总是要交代一下背景的。

  “首先重要的是,我今天晚上,要把这个做好,不然要灰头土脸了。我得为我自己争个脸,我也得为我们的许钧教授争个脸。讲得好,以后我就多来,如果讲得不好,下回我也就不好意思来了。”

  受聘仪式后,毕飞宇做了他在浙大的首场,题目是“小说的教科书——包法利夫人”。

  之所以选择这个题目,是因为,曾有记者问他“在你的心目当中,可以学的小说,有哪些。”

  “我认为,起码有两部,第一是《包法利夫人》,第二是《安娜·卡列尼娜》。如果你们把《包法利夫人》看仔细了,起码五年后,你们可以写得比我好。”毕飞宇对的学生说。

  “对现在的大学生,您的了解有多少?比如说,您擅长小说方面,希望给予他们一些怎么样的指导?”有人问。

  “今天的大学生和我们那时的大学生比起来,区别是巨大的。我们的长处是,我们有梦想,我们的短处是,我们不够现实。但现在的大学生,现实层面比我们强。”毕飞宇认为,如果现在的孩子对文学没有那么关心了,跟新时期中国的发展脉络有关,因为梦想和经济建设在一起了。“我想说的是,其实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是由实的部分和虚的部分共同构成的。我们那一代过于虚,这一代过于实。”

  接下来几年,毕飞宇还将在浙大俄罗斯文学、西班牙文学、英美文学、最后回到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