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和马友友一起跑“音乐马拉松

  1月19日,由广东省文化厅主办、广州交响乐团和星海音乐厅共同承办的2018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以下简称“音乐周”)闭幕式迎来压轴大戏——马拉松音乐会。在这“史无前例”的马拉松音乐会上,上千名观众和导师、新一届YMCG交响乐团一起,跑了一场9个小时的从“有谱子”到“没谱子”的“音乐马拉松”。

  在刚刚过去的9天里,马友友领衔的导师团队和青年音乐家一起,以贝多芬的音乐为主题,开展了近200场活动,还通过乐聚畅谈、音乐体验沙龙、公开彩排等活动的开展,让青年音乐家和广大市民重新思考贝多芬的音乐意义。

  音乐周虽然已经落下帷幕,但音乐周的精彩内容会持续在南方号“乐弹评”上更新,读者可扫描二维码添加订阅,随时观看马友友的精彩演绎。

  “马拉松音乐会”是一场导师的大胆实验,对青年音乐家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从下午1时30分到晚上9时30分,整整9个小时演出30首作品,除了体力和技术,还挑战大家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这场音乐会以“从贝多芬到无限惊喜”为名,将62名YMCG交响乐团的青年人分成16组演奏室内乐组和11组即兴演奏组,马友友和全体弦乐导师及助教不断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希望让青年人逐渐学会从“有谱”到“无谱”的创作,并将这种创造力带回到自己的生活当中,长久地维持下去。

  今年新加入YMCG交响乐团的陈永业和王纲表示,音乐周所强调的在即兴基础上的和合作,对他们这样刚从音乐学院毕业的人而言是一个,同时也是音乐艺术体验式教育的新突破,“马友友先生第一天就问我们, 学音乐为了什么?未来音乐能做什么? ”通过这几天的、交流,他们逐渐明白了音乐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呈现方式。

  在广州交响乐团团长陈擎看来,音乐周的意义在于它让青年音乐家学会了音乐可以用不同的方法和途径去演绎,但这需要具有的态度及结合想象力和创造力来完成,“也许有一天,他们能运用在音乐周学到的知识和技巧,完成从普通演奏者到艺术家的跨越。”

  音乐周举办的目的是什么?对此,马友友相当明确地提出过:“真正有意义的沟通,个人与集体的互信,个性与合作的融通。”“文化互通”是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的基本,这也是马友友的理想。

  演奏音乐,不要忘了来,只有这样才能不断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创新性发展。丝乐队之一、琵琶演奏家吴蛮的加入显得格外有意义。琵琶这件乐器最早是沿着丝绸之传进中国的,而现在,经过近30年的努力和探索,以吴蛮和琵琶为代表的东方音乐符号在现代音乐体系中奠定了自己的地位。

  “有热度而不谄媚、有筋骨而不孤高,有现代创意而不失民族色彩。”这是吴蛮的秘诀。在音乐周上还有很多像吴蛮这样的导师,他们一起帮助青年音乐人才寻找音乐中的创造性和展示,显然,这对青年人增强文化自信和中国音乐的长远发展具有深远意义。

  正如马友友所言,“传统,就像是一件传家宝,我们不仅要珍藏,更需要一代代地传下去。”对于传统,我们既要发自内心来珍惜它,更要赋予它新的生命。

  音乐周对青年音乐家强调最多的是发挥自己的“创造力”。“不要做乐器的奴隶,更不要当一个机械的音符学习者,学会在创造中享受生活的乐趣。”第一次来音乐周的中提琴家黄心芸认为,“做任何事永远都是要先行,而音乐周恰恰做到了这一点。”

  创造的前提是勇气,这是当下青年人最需要的素质之一。2018年音乐周把主题聚焦在贝多芬和他的音乐上,闭幕日的“音乐马拉松”也把贝多芬的《第三“英雄”交响曲》作为压轴之作,看重的就是贝多芬以及这部作品最核心的——勇气。它可能是贝多芬那个年代的人能够听到的编制最大、动态最强以及结构最为复杂的交响曲之一了。有人曾经说过,如果没有英雄交响曲,可能就不会有勃拉姆斯、瓦格纳甚至马勒的出现,它彻底革新了音乐。

  正如马友友所言,“贝多芬已经给我们奠定了一个非常广阔的地基,而青年人的任务是设计自己的建筑物。”所以,当年轻人在演奏他的音乐时,需要拿出和贝多芬同等的勇气、睿智去理解、去表现,并在表达的过程中获得力量。

  “这些青年人已经具备了这样的 勇气 !”马友友说。闭幕音乐会上,这些青年音乐家的即兴演奏和创意简直令人眼花缭乱:既有苏格兰舞曲和《西游记》旋律的“对话”,又有江南丝竹和“欢乐颂”的交流,他们在舞台上又演奏又跳舞,一股属于当代青年人的活力和创意扑面而来。或许,对于的观众而言,通过聆听这些年轻人的音乐,既可以找到对未来的疑问,也能找到通往未来的道。我们在这些成长的青年人身上,已看到中国音乐的未来。